当前位置:首页 > 微信营销 >

情怀仍是营销的最佳手段

发布时间:2016-01-13 09:31浏览3151次

“我不是为了输赢,我就是认真”

“我所有的向往”

“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”

“让世界爱上中国造”

“让我们一起,为梦想窒息”

乍一看上面略带信仰的口号,单拎出来可能谁也不会晓得他们最终的目的只是为了买手机。然而,包括雷军、罗振宇、董小姐、贾跃亭,每每发布会都愈发带有深情,愈发不像是发布会。

科技届总有一些可歌可泣煽情片段,今年尤其多:

片段一:当刚刚经历“出逃”风波回国的贾跃亭在回应“出逃”问题,使用了一段略微感性的话语:“绝不向命运低头……即使哪天没有我了,我们这个团队一定还在,我们的生态是非常……”说完铁汉也哽咽。

片段二:当雷军新的小米发布会上讲述“24年前,历经13小时火车从武汉来北京,走出北京站广场,四顾茫然。”不禁哽咽。

片段三:当陈年,把所有希望寄予一件白衬衣,略带矫情的把回归主题定义为“我从远方赶来,希望你们都在。”多年的苦闷更是一发不可收拾。

带有情怀感性的悲剧美感会往往大于喜剧?

讲完科技,我们先拿从影视作品举例,其中来看并不完整,残缺的故事往往更能打动人,使人留下记忆,远到《阿甘正传》、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、《霸王别姬》、《海上钢琴师》。

童话经典也是如是:人们偏爱在茫茫雪地里点着微光慢慢待生命消失殆净的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,以及未能成功得到爱情最终化为泡沫的《人鱼公主》,波兰女诗人辛博斯卡有一次提起这两部童话的作者安徒生,她说,“和很多人一样,安徒生写这个世界如何残酷,人的命运苦痛不堪。”就连莎士比亚所创作的戏剧,流芳百世的永远都是悲剧。

亚里士多德认为,悲剧通过引起怜悯和恐惧来使这种感情得到净化。怜悯和恐惧都是痛苦的情绪,受众可借悲剧的力量将负面情绪宣泄出来,从而得到释然——这种释然,便是悲剧带来的审美快感之一。按照弗洛伊德的意识理论来分析,“净化”的作用实质上是,人们由悲剧产生的恐惧与怜悯是指向受众自己的。人们在欣赏悲剧的同时,激发了“无意识”中潜在的惧怕和怜悯。这种感情在欣赏悲剧时得到了象征性释放,然后按照人们正常的情绪宣泄方式比如哭一下,从而获得快感。

带有悲壮色彩情怀式营销屡试不爽

1.吸粉手段

从粉丝经济这个角度来看,情怀是快速有效吸粉利器。往往创始人讲述自身不平凡经历中能看到的自己的影子:孤单一人,面试、找工作、屌丝创业,是每个北漂初始最能接近的状态,共鸣博取同情分。

2.梦想是最大的饼

当罗永浩提出要售卖手机的时候,带有对国产手机恨铁不成钢、民族义气、改变行业等等骨子里的精神,或多或少都能挑逗起热血或者曾今热血的男儿。“买的就是他的那股子劲。”到头来,其实罗永浩买啥已经不重要了。感性赢了理性。

3.产品本身可讲缺乏

和国外商品不同,或多或少都拥有创新亮点,国内很多产品,尤其是数码产品都是依葫芦画瓢,产品本身并没有什么新鲜度。相比冰冷的产品参数和硬件,即便像相对做得不错的小米,要突然问其CPU是哪家的大多数受众都不一定能答得上来。与其这样那不如赋予故事吧,创始人、为什么做手机、手机生产之艰难、屌丝逆袭、八卦花边都能成为话题点。

4.感情是最廉价

将自己经历叙述、讲述最真挚的内容,反而是最廉价的营销,与其把产品包装天花乱坠,不如提高收视率,讲一个接地气的屌丝逆袭的故事。(文/叶小舟)


转载请注明出处,微互加 www.vhujia.com

微互加平台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