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微信文章 >

为什么你还买不到口罩?

发布时间:2020-03-03 22:08浏览431次

视频来源:回形针PaperClip


直到 2020 年 1 月 20 日,春运快结束之际,绝大多数人才从钟南山院士口中首次得知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,接着,口罩迅速成了稀缺资源。

而 38 天后的 2 月 27 日,我们走访了公司附近的 9 家药店,其中 7 家都没有口罩。

为什么口罩短缺的问题迟迟无法解决?你什么时候才能买到口罩?


要知道,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,产量占全球的 50% 。2019 年,中国生产了约 50 亿只口罩,其中可用于病毒防护的医用口罩 27 亿只。


但在爆发的疫情面前,这完全是杯水车薪。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和《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 2019》的数据,现在哪怕只有第二产业、交通运输业和医疗工作人员复工,一人一天只用一个口罩,每天就要 2.38 亿只,按 2019 全年的产量只够撑 11 天。


再加上春节假期的停工和全国医疗资源优先调配湖北,在 1 月 20 日后的一周左右,所有人都见证了口罩的价格暴涨、抢购、诈骗、政府的限价、查处,以及最终几乎全渠道的断货。


对于这种供求关系数量级上的差距,除了紧急提高口罩产能外没有任何办法,但复工扩产也没那么简单。口罩产业链可分为上中下游。上游的原材料是石化企业从原油中提炼出的化工产品——聚丙烯,这种热塑性塑胶会再经融化、塑形成高熔指聚丙烯纤维料,用来生产口罩。

目前国内的 30 余家企业在 2019 年的高熔纤维料产量约 88 万吨,当年只有 2% 用于口罩生产。

如果在今年疫情期间,把这些高熔纤维料全拿来做口罩,能做出 2200 亿个,哪怕全国 14 亿人一天换一个,都能用 5 个月。


但接下来,问题就出现了。

中上游厂商商会把高熔聚丙烯纤维料加工成无纺布,尤其是熔喷布,在口罩中起到关键的过滤作用。

这需要把高熔纤维料通过高速高压的热空气流熔化,再从纺丝微孔中喷出,拉成直径 0.3~7µm 的超细纤维,像做棉花糖一样,在气流引导下均匀地铺在收集装置上,利用自身余热黏合成网。


这时的熔喷布只有 30% 左右的过滤效率,还要再通过高压电极放电等方式让熔喷布带上一定量的电荷,称为驻极处理,这样再靠静电效应吸附微粒,过滤效率可提升至 80% 以上。


然而,中国的熔喷布产量本就不高,直到今天,在国务院的防控物资对接平台上,近 1300 条需求中有一半都是要熔喷布。且根据财新的报导,仅以湖北仙桃为例,当地的熔喷布价格已从疫情前的每吨 2.2 万元暴涨到 17 万元。


而这就直接影响了中游的口罩制造商。

他们要把无纺布、熔喷布、耳带、鼻夹组装成最终的口罩。但各种原料、运输、人工成本的上升,加之政府对口罩价格限制上涨,两头夹击下,一些口罩厂只能亏本生产。


根据工信部的统计,1 月 20 日后 20 天左右,中国的口罩产能才恢复到 19 年的水平,我们粗略估计这 20 天国内生产的口罩约 4 亿只。而在此期间,主要是通过各种渠道进口的外国口罩救了中国,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,1 月 24 日至 2 月 11 日,就有 7.3 亿只口罩漂洋过海支援国内。


到 2 月中旬,随着各地复工、扩产以及汽车、电子、服装等其他企业加入口罩生产,国内的口罩产能得以快速攀升,截至 2 月 25 日,日产能提升至 380%,日产量已到 7619 万只。


虽然口罩产量不断提高,但下游的口罩销售商还是很难拿到货。

在我们走访的 9 家药店中,7 家从春节后 30 多天一直断货,且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补货,剩下两家卖的主要还是进口口罩。即便是采购能力更强的电商或者医保定点药店也只能做到预约抢购、摇号分配。

因为现在的防控物资几乎都由政府统一调度。从甘肃省疫情防控小组的这份通知可以看出,国产口罩必须优先供应给医疗和生产人员。对普通人来说,买进口口罩反而更容易。


尽管目前官方还未公布数据,但我们粗略估计到 2 月 29 日,中国自产加进口的口罩能有每天 2 亿只左右。勉强满足第二产业、交通运输业和医疗人员的需求。


不过,随着复工人数的增加,这还不够,国内口罩紧张大概率仍将持续到疫情真正得到控制之后,且如果其他国家的疫情也开始爆发,到下半年中国的口罩可能还要支援国外。


也就是说,2020 年,中国将同时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、消费国、进口国和出口国,只不过,这或许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。


来源:人民日报

微互加公众号